现代人物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详细显示
贾大山
上传时间:2014-04-22  浏览次数:2790次

     贾大山( 1943~1997.02.20),男,汉族,河北正定人,作家。1964年中学毕业,曾任正定县文化馆馆员、正定县文化局局长、河北省政协常委、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1971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短篇小说《取经》等。《取经》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等。

     贾大山,1943年出生于河北正定古城一个普通市民家庭。1964年中学毕业后,作为下乡知识青年到西慈亭村插队务农。1971年开始发表作品,后调任正定县文化馆馆员,曾任职正定县文化局局长、正定县政协副主席,河北省政协常委、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作为著名作家,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全国文学界,一度与贾平凹齐名:说起写短篇小说的二贾,一是贾平凹,再就是贾大山。其作品《取经》,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并与另一篇散文《花市》一起,被选入全国中学语文课本。
     贾大山为人光明磊落,嫉恶如仇;说话谈锋机敏,诙谐幽默;为文则勤奋刻苦,精益求精;其作品寓意深刻,清新隽秀,脍炙人口。于人于文,多有惊世骇俗之语传世。可谓人品、文品俱佳,历为人所称道。
      贾大山于1978年,以小说《取经》荣获全国首届短篇小说奖,一举成名。此后,又创作了《花市》、《梦庄纪事》等一批短篇佳作,作品多次获奖,并被翻译到国外,产生了很大影响,成为河北省乃至全国的著名作家。
1997年,贾大山因罹患癌症,不幸英年早逝,年仅54岁。熟悉大山的人们都说,他的作品是一本书,他也是一本书,都很耐读。
       

从2014年初开始,一些中央媒体就开始陆续报道贾大山。

1月13日,《光明日报》转载习近平1998年的旧文《忆大山》,把这位已经过世17年的作家重新带到世人眼前。

接着,2月18日,在贾大山忌日的前两天,《人民日报》文艺副刊几乎以一整个版面刊登了中国作协主席铁凝的长篇回忆文章《天籁之声,隐于大山》,该文是给2014年首次出版的《贾大山小说精选集》做的长篇序文。

两个月后,4月20日,新华社推出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春雷的长篇报告文学《朋友——习近平与贾大山交往纪事》。次日,《人民日报海外版》要闻四版整版刊登,《光明日报》更是上了头版头条。

贾大山是谁?在这之前,知道他的人不多。现在,人们知道,他是个已经去世的作家,当过7年知青,一辈子呆在县城正定。

人们还知道,早在1977年,他发表的短篇小说《取经》就已获得首届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成为河北省在“文革”之后摘取中国文学最高奖的第一人。

更重要的是,大家知道贾大山有一个不一般的朋友,当年的习书记、今天的习总书记。当年的习书记欣赏大山,后来的习总书记怀念大山。

为什么?贾大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清高与自负

习近平回忆说:“我记得刚见到贾大山同志,大山同志扭头一转,低声跟旁边人说:‘来了个嘴上没毛的管我们!’”

《习近平与贾大山交往纪事》中也提到,“大山则是一个逍遥派,淡泊名利,无心仕途。他上学时未入团,上班后未入党。省作家协会多次调他去省城工作,他坚决不去,专门为他举办了一次作品研讨会,他居然没有出席。”

不难理解,这是一个少年成名的作家、一个指点江山粪土王侯的知识分子的清高和自负。

公义与担当

如果说贾大山只有清高的一面,侠客岛相信他和习近平不会有太多共同语言了。

初次相谈,两人能够成为好朋友;多次长谈,两人能够通宵达旦。说明两个人投缘,这个缘在哪里?在侠客岛看来,在中国传统中藏在知识分子身上的公义与担当。

《朋友》里写,两人谈到深夜,为不打扰门卫,如何叠罗汉一般,一个站在一个肩膀上,翻过围墙,又在铁栅栏门边上,相视一笑,依依道别。情境历历在目,颇有豪迈洒脱的气息。

应该是在这些长谈中,作为县委领导的习近平发现了大山身上的担当精神,不拘一格降人才,推荐党外人士的大山担任了县文化局的局长。

于是,在具体的工作中,大山便展现出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另一面。

习近平在《忆大山》一文中回忆道:“上任伊始,他就下基层、访群众、查问题、定制度,几个月下来,便把原来比较混乱的文化系统整治得井井有条。在任期间,大山为正定文化事业的发展和古文物的研究、保护、维修、发掘、抢救,竭尽了自己的全力。常山影剧院、新华书店、电影院等文化设施的兴建和修复,隆兴寺大悲阁、天宁寺凌霄塔、开元寺钟楼、临济寺澄灵塔、广惠寺华塔、县文庙大成殿的修复,无不浸透着他辛劳奔走的汗水。”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

所谓“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传统知识分子,讲求风骨。平日或显清高,对于“意气相逢”的知己,对于“义之所在”,却常常有种“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慷慨与大气。这个“义”,便是一种“公义”。今天那些凡事都当“厚黑学”来解读的人,往往理解不了这种慷慨的境界,以为是卖身给权力,没了独立人格。那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是另一种“犬儒”。

贾大山在习近平调任福建后不久,便辞去了文化局长的职务,回归文坛,大有“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大侠风度。相比于那些恋栈权力的官员和信口开河的“公知”,这等洒脱的境界,在侠客岛看来,恰恰正是今天对独立和自由更好的注脚。

知识界的小我与大我

中国要继续发展,需要官民一心,文武相济。

习近平提出“中国梦”,便是希望最大限度地形成共识。

今年以来,中共上下都在学习习近平系列重要讲话;《解放军报》更是陆续推出大通栏版面,刊登军内高级将领的表态文章。可见,在党内和军队,凝聚共识统一思想已经初见成效。

而在思想异常活跃、观点交锋频繁的知识界,如何寻求共识?

中央媒体陆续推出对贾大山的回忆文章,尤其是在面向海外留学人员的《人民日报海外版》和面向国内知识阶层的《光明日报》上同日刊登《朋友》一文,其中信号颇耐寻味。

这一方面,是希望各级政府、官员都能够容忍知识分子特有的“脾气”,与之做朋友。二来,怕也是表达一种委婉的希望,希望那些一贯标榜清高独立的知识分子能真正走出“小我”的狭隘圈子,真正融入到求真务实、利国利民的“大我”中。三来,贾大山的个人品行,无疑也是对当今为官者的点化,对社会风气的一番烛照。

就像贾大山一样,能出世,也能入世,能高谈阔论,也能埋头干事。在侠客岛看来,这当然是今天我们这个时代更值得大家敬重的的人格

打印 】 【 关闭
  • 客服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客服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服务中心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本网宗旨:繁荣华夏姓氏文化   继承家族优良传统   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振我家业兴我中华
    版权所有 海口创艺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2011-2012 HNJIASHI.CN All Rights Reserved     琼ICP备10001868号
    联系地址:海口市海甸岛人民大道53号国际大厦401    联系电话:0898-66196085    联系手机:13876260122    技术支持:易讯天空